「或許,在異鄉過中國年,會比在台灣更珍視年節的氣氛吧?!」滿不在乎的平民調調在我的留言回覆了其中這一句。





這一句話似乎讓我想通最近我情緒的低氣壓。沒有親人在旁,這個節日只是更觸景傷情,更引起思鄉情節罷了,難怪我的心情低落。





但我也得說,在台灣時,我最討厭的節日就是農曆年了。不知是不是每位網友的媽媽都是如此瘋狂採買。我家這位可是不買就會全身不對勁。又加上家裡一堆供奉的神明,那令我難懂的民俗禮節總是讓我想捉狂。





但現在獨身在異鄉過農曆年,就像有人逼一個沒情人的單身男(女)子硬逼他(她)慶祝情人節,想找麻煩、過心酸的呀!難怪看了一下自己的網誌,也從沒寫過關於慶祝農曆新年的事。





關於異鄉過年這回事,給我印象最深的,還是在美就學時,和來自中國四川的一位同學度過除夕。二人打了通電話給校園附近的一間Chinese take away的館子,隱約還記得點了一個蕃茄炒蛋,一份炒牛肉,二碗白飯和一碗玉米湯,在宿舍的小小用餐區中度過原本該和家人過的重要節日。不怎麼樣的菜色,我和那位中國的同學吃的津津有味。出門在外嘛,有得吃就該惜福了。





從那一次,和我度過除夕夜和農曆新年的朋友,與我的關係就有點像是「非情色版的一夜情」吧!





只要是有空的人,有點交情,我看了不討厭,話題也聊的起來,就可以一起過這一個重要的節日。就如今年的除夕,為了任職的學校準備初一的表演活動忙到晚上近七點。下了班後也是臨時找了二位單身的台灣女生一起吃個便飯,到咖啡廳聊個天,簡單的度過年夜。





這個星期日,約了同學和蠻頭娘一行人到中國城沾沾年味,那該說我重視新年嗎?我想該說是我的希臘同學比我對過農曆年還有興趣。一群人吃完了港式點心,希臘同學和她的南非男友被街上的小販所賣售的龍和鈴鼓給吸引住,南非男友買了大鈴鼓,女友則買了小鈴鼓和紙龍,他們二人一邊走,一邊甩著發出咚咚的聲音,我那女同學不時的把龍的身體拉長又拉短,看了我與蠻頭娘全身都不對勁。























我看一下身旁需要動用到警察的人潮的中國城新年遊行,攤販從賣各式年貨、電話卡、甚至澳洲的公寓!鄰近的餐廳也是大排長龍。看樣子過年這回事,在國外有可能逐漸轉型成為一個carnival(嘉年華會) 帶來無限的商機。如果這樣想的話,將農曆年去除掉團圓的重要意義,明年若我還在海外過節,心情應該就不會再那麼「勿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3B Pencil 的頭像
3B Pencil

不玩對不起自己

3B Penc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