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隻從香港飛往倫敦的747波音客機,我靜躺在飛機座椅上,黑暗厚深的雲阻擋腳離地的距離。帶著厚重的耳機,眼睛不停跟隨著螢幕上的劇情,即使電影中的哄哄爆炸聲響,但這六日的台灣的聲音還在耳中迴旋。


台灣的朋友老是罵我說,妳怎麼老是不接電話,響了三四通還是不接。


「台灣好吵… 走在路上時我真的聽不到,我大概重聽吧」。我似開玩笑的回答。

夜市的叫賣聲、我與老闆的討價還價聲,路邊攤的油鍋聲,喝喜酒時脫到只剩內衣褲的女子的歌聲,每個巷口便利商店的歡迎光臨聲,關渡宮和龍山寺的信徒祈福聲、台北街頭的捷運呼嘯而過聲,摩托車、轎車發動聲,餐廳裡客人的聊天聲,跨年時遠從公館看101大樓煙火的歡呼聲,五股山上的煙火聲,我家裡的狗叫聲,父母的吵架聲,和政黨選舉廣告聲。

























這些似乎日以繼夜不停的在台灣放送的聲音,這一個小島,發出比英國更大的聲響。


在美國時,shopping malls,或紐約34街上的商店都還會開到晚上9點半,和台灣以夜生活聞名的國度來說,對我而言相差並不大。但來到英國,除了大型超市,晚上六點後,主街和購物中心都拉下鐵門休息。只留下傳統的英式酒吧、中東印度人開的小型商店和一些連鎖便利商店繼續營業。


居住在倫敦二區的我,在純住宅區的環境中,別說白天的小貓叫聲一清二楚,晚上更是安靜無聲,最吵的聲響應該就是我的打字聲吧。比較之下,台灣聲音好響亮。


那幾日無法思考,因為被這些聲音引誘,心情浮燥。更不能將這些台灣之聲像電影中August Rush的音樂小神童一樣,編織成美麗的交響樂曲。


回到倫敦後,想著台灣,是不是因為太多的聲音,反而真正該聽到的、或真的該被他人聽到的聲音被掩蓋且模糊掉了?


太多的台灣之聲,大家會不會到頭來懶得思考,也沒機會思考,卻只聽和服從?


試想有日,台灣變成和英國一樣,平日六點、周末四點之後就得強迫關店休息,暫停所有的聲音,讓大家每晚沉靜思考,安靜到讓重聽的我能在路上聽到手機響聲。


這種政策反而會嚇到以事事都要提民主的台灣人吧!我必定被冠上迫害人權四字,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3B Pencil 的頭像
3B Pencil

不玩對不起自己

3B Penc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