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2)  

2月21日,我搭了英航去拿坡里。整個機上充滿了男人,算算只有四位女士。

和旁邊的旅客閒聊下他說:「今天這班是足球專機,我們今天專程去看Chelsea和Napoli的match。」

喔喔喔!對唷!難怪…

當晚我們去了一個pizzarella 吃飯看球。裡面居然有一個死中年男子抽著煙,我忍不住的咒罵。喇喇低聲說著:「那是一個當地的政客。」

說完他立刻就對他說

「她從倫敦來的,她支持Chelsea」

我立刻成為政客的假想敵。每當他們進了一球,他就對我亂吼亂叫,而且和一群大男人跳來起抱來抱去。

我離開時還指著我說三月十四號的match,

you, zero! Napoli, three!

我一臉不在乎的回了一句

'whatever...'

過了幾天Napoli又要對Milano了。

我們一樣又去一間餐廳看球。

這次的電視離我們很遠。

吃完飯他終於忍不住的說

「我可以去前面看嗎?」

「去吧去吧…」

不只他老兄就站在前面成銅像,連服務生和大廚都全神專注在看球。

回去的路上

「你應該愛足球比較多。」我說。

「不能這樣比,陽光,空氣和水是不是都一樣重要的。」

我-白眼伺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3B Pencil 的頭像
3B Pencil

不玩對不起自己

3B Penc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