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不用腦子,也腸子想也知道,空降而來縱火犯的熱情能持續多久。在進歐洲之星海關前的溫存,我散發的熱力大約只持續了幾天的熱度吧。

怎知我俗稱輕熟女的年紀,還在好傻好天真,原本一小小的火苗,卻有燎原的傾向。我們、其實該說我,開始不定期的電話熱線。

「在到Paris的火車上,我在想妳有多可愛。」

「妳身上還是那件小叮噹睡衣嗎?我還記得,好可愛」

「妳喜歡我摸妳頭髮嗎?不要剪掉,它們好漂亮。」

誰說熟女難被滿足的,才幾句與舊情人玩暧昧的話語就可以逗的我好開心。

直到情人節前夕的最後一通電話。

「妳情人節要和誰過?」 「我一個人呀?你呢?」

「我跟一個人過,我的女朋友。」

我心一沉,說沒被傷到是騙人的,但我立刻強逼自己保持正常的口吻

「那很好呀,比我好。」

找個理由草草掛上電話,仔細想想,才了解我不是好傻好天真,而是活在自己泡沫式的幻想。實體企業都可以泡沫化了,這種天外神來一筆的泡沫式邂逅更是脆弱,這樣的結局也好,省的我還真傻傻聽他的話,飛回美國麻州看他當傻瓜。

 

 

創作者介紹

不玩對不起自己

3B Penc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