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紐約或倫敦,當地人 (尤其是英國佬) 的臉上,通常不會有太多表情,更別談互動了,也許是這個因素,我去到了一個隨時要準備與人互動的柬埔寨,表情,就和百千年的吳哥遺址一樣值得欣賞。

 
   
 

在大吳哥窟附近的樹下,一位女士,站在那一籃類似下酒瓜子的腳踏車小攤前,對著我們一行旅人的好奇,展露的笑顏。她的笑,比起其他窮追不捨的個體戶,是我在柬埔寨數日,做生意人當中,唯一讓感到笑的輕鬆自在的一位。她有一點害羞的請我們試吃,一群人就在圍在她的攤位,我站在人群之外看著他們,把這位女士拍了下來。我家董仔阿沙力的說:「我買一包吧,一堆人在這試吃,不買真是不好意思。」吃起來,說真的沒啥特別,就是比較大片的瓜子肉。 遇到另一些帶著如意笑臉的,就是一個剛好準備過新年的家庭。在柬埔寨,每年的四月十四日是新年。在年初二時,經濟能力許可的家庭會請和尚到家中祈福並替他們淨身,我見他那黃袍加身的和尚, 口中唸唸有詞,另一手拿著木製的小瓢子,不停的替這全家人沐浴,祈求這新的一年好運降臨在這戶人家。要有機會在人家門口看他們沐浴是件很難的事,更別說是他們還對我微笑吧。

 
   
 

當然,有此表情是有些企圖,甚至讓我覺得有些困擾,那就是非常纏人的商家了。不管年紀多大或小的個體戶,每個人似乎都經過基本的華語課程訓練,一見到神似台灣旅客,每人都能用中文、甚至台語,來為商品報價。他們每人的身上都帶著二大包不同的商品,紀念T-shirt、明信片、LP的旅行書等,年紀不到十歲的小個體戶,被旅人拒絕時,通常,他們小小的臉朧會皺一下眉頭,有些甚至是快哭了起來,但是不到幾秒的工夫,會立刻改與旅人要糖果,再不然就與身旁的童伴玩樂打鬧。若是青少年歲數的,通常苦臉也不會掛在臉上太久。只有成人的個體戶,做不到生意時,有些臉會立刻拉下來,或與其他人開始不知唸些什麼,好似在詛咒我這類只捐錢給小孩卻不購買的旅客。

 
   
 
 
   
 

面對這太多的神情,尤其是孩童臉上的,我反而害怕去看了,要直接面對現實世界是殘酷的。於是學著一下車就拼命的往景點門口衝,在觀光點內,裡面的工作人員是沒有啥表情的,真令人不解,在一個國民年收入才二百八十美金的國家,能領月薪三百多美金的公職,應該要笑呵呵了吧?還是整日看著世界各地來朝盛的旅客與千年不變的古蹟,臉上也遮不住疲倦的神情了。不過,沒有了外頭那些表情,我反而心情放鬆了許多,至少沒有那種捐救不了全部小孩的罪惡感。那時我看著那『高棉的微笑』,不知佛祖若到了外頭見到那群為求三餐溫飽就失學的孩子們,慈悲的祂,在那豁達的微笑神容,會不會因為憐惜子民,而有了不同的表情……

 
   
 
 
   
 
創作者介紹

不玩對不起自己

3B Penc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y Coffee Time
  • 的確是個很讓人擔憂的地方,他們的貧困與他們的不安,竄流四處,我認識我認識一個柬埔寨媽媽獨自在巴黎扶養她的兩個孩子,儘管在法國長達超過30年的生活,她還是有些閉鎖的生活著,畢竟她成長的國家曾給她的傷痛很深,尤其是因政治的紛擾使得她失去了完整的家園,一個人面對在巴黎沒有明天的未來,從她的身上,我們可想而知柬埔寨人的內在有多麼的深沉難挨!

    PS我非常喜歡你最後那兩張照片,很有人文的味道!
  • 在那的五天,想到內心深處對共產黨的那份恐懼與害怕,可能是聽到導遊在說政府如何殺害當地居民吧。如果連我這生活在自由環境之處的人都能心生懼怕,更何況在那的人民。
    謝謝妳喜歡我的相片。

    3B Pencil 於 2009/05/22 19: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