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8 Fri 2008 08:36
  • 過往

March 2005, Stony Brook, US

原罪

已忘了被孤立在這空洞黑暗的廢墟多久了

濕黏的空氣中夾雜了令人作噁的臭味

牆上的紅色漬跡令我觸目驚心

廢虛外的黑騎士們依然包圍住我

嗚嗚嗚…嗚嗚嗚…他們吹起號角狂歡作樂

我伺機等待 

等待攻出圍城的那日

殊不知我的寶劍尚未斷裂

殊不知我的雄心尚未退怯

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

他們又大聲咆哮著

開始炫耀著他們的勝利

要能贏得此役

必須擒下那位首領騎士

我始終看不見他的臉

那張面具猙獰的模樣

讓我心驚膽跳

但此時  

我已死無退路

那日清晨

我殺出重圍

目中露出堅毅的眼神

一刀刺入每個黑騎士的心藏

我撥開他們的身軀

劍上沾滿了罪

 謊言 

           忌妒

 欲望         自憐

         仇恨    

                    空虛

一樣樣的罪惡沾在我的刀上

 那股血腥更令我殺紅了眼

此時那將領衝來

我倆纏鬥不休

他口中唸唸有詞

一時間 

我無力支持

那力量一滴滴侵蝕我岩石般的鬥志

掐住我流暢的呼吸

是天地在運轉嗎

還是我敗了

我迷矇中張開雙眼

那張令人憎恨的陰沉臉孔就在眼前

僅管看不到他的表情

但我知道他在恥笑

我能想像他那張醜惡的嘴臉

嗚嗚嗚…嗚嗚嗚…

是大地在狂呼

我吸到一鼓反撲力量

剎那間 

使出全身盡存那一絲絲微力

往他心那狂刺上去

嗚嗚嗚…啊啊啊…

他痛著的呻吟著

鮮血濺灑滿地

我憤怒的脈博漸漸平息

終於除掉這個原罪

這個領著多項罪惡的頭頭

我拐著腳

一步一步小心向前

他沒有動靜

我往他的面具上又補了一刀

此時我突然跌到在地

是一鼓解脫的力量

我戰勝了此役

血液開始舒暢流動於體內

我攀爬向前

雙手發抖的撥開他的面具

我要知道這個原罪的真面目

是誰囚禁了我

是誰折磨了我

我倒吸了一口氣

原來是你

寂寞

September, 2005, Stony Brook, USA

不斷選擇的人生

你的目標是什麼?選擇好了嗎?這個問題並不容易。
近來我一直在考慮我人生的目標。事實上,我自從來了美國後,腦中就一直沒停的想過這個問題。當我想到這個問題時,我明顯感覺到,我的心跳加速 (因為對未來感到期待)、眼前出現頭腦裡令人昏眩的星星(太多的抱負無法決定)。在這個最後的學期,我終於有了清楚的方向,說來惭愧,他們並不是什麼偉大的志向。一就是申請研究所、二就是找份工作後再去讀研究所。這樣看來,我這二個目標有一個共同的理想就是往研究所的方向邁進。但是,研究所又要唸什麼好呢?念完研究要唸博士嗎?還是投入職場?什麼樣的職業為成為我接下來人生的努力方向?選擇單身?或是選擇組成一個家庭?
這一串的問號讓我了解人生就是一段不停的選擇。在23歲前,我不是沒做過選擇。而是我沒有去想過,我的選擇是否是正確的。然而現在我想要成為一個選擇別人、能做正確决擇的人,而不是被人選擇的女性。

March, 2006, New York City, USA

點心情人
最近我開始沉迷於點心之中。上個星期,雖然還發著高燒,在下班回家的途中,我聽到冰淇淋車的音樂,忍不住買了一隻霜淇淋搞賞自己一天上班的辛勞。從那天之後,我就開始沉迷於甜點世界。
 
這幾天,我去了我家附近的二間麵包店,買了提拉米蘇和起司蛋糕。理所當然,我要從我最愛的甜點下手。每天享受一小塊的甜點,就如同身邊有一位男人。二者之間,很難扯上共同點,唯一的共同之處,就是談戀愛時,身邊的男人對我的耳邊蜜語就如同點心般甜的讓我無法拒絕。
 
從甜點中尋求慰藉時,我又想起另一個重要的問題--副作用。談一段感情的副作用和吃一塊甜點的副作用,何者較強?。經過我大略的解析過後,這二者之間的副作用都差不多,二者的開銷都很大、都是會讓人體重增加、腦袋變笨。然而,與點心談戀愛,除了可以享受一個人的自由外、更可以扣除買驗孕棒的花費。所以,這一陣子,不知道多長的時間,我會一直沉淪在點心情人的懷抱裡。

April, 2006, New York City, USA

活著.開心

還記得十七、八歲的日子,算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一段光陰吧,當時,想脫離家庭的束縛和逃離母親的控制。年少不經事的我,總是將結東自我的生命或離開家庭想的如此簡單,「這樣就沒有痛苦了。」現在回想過往,感嘆自己 的儒弱和愚昧,因為,人生,本來就是苦痛的來源,不管在何時、在何地、在何方,痛苦、爭扎和傷心、這些人性的弱點永遠都會跟隨著我。
會有這些感觸,是因為,我已經滿足了我青少年時期的夢想,遠離家庭、遠離父母、也遠離人群,我在最擁擠的城市,卻感到最疏離的空間,若是當時消沉的我能預測現在這一幕,若不欣喜若狂、也至少大聲叫好美好人生的來到。但現在,我還在埋怨、不滿、和氣憤。
我已經沒有勇氣想到結束自己的生命、更不可能想要離開唯一能支持下去的親情,現在,我年紀漸長,只求活著就好,若能活的開心,那就是完美人生了……

June 2006, New York City, USA

一分鐘混亂

此刻;六時四十三分
肉體與肢幹存在於紐約下城的辦公室中
手指內的骨頭還不停的在震動
配合著腦中的血液
思緒從鍵盤裡撞碰飛翔
仿似核彈爆炸
記憶;情感成了片片屍塊
無人哀傷
此時;六時四十四分

July 2006, New York City, USA

A love sponsor

今天下午在看Worldvision的網站,已經不是第一次想要贊助個窮苦的小孩,我的mouse一頁頁點著那些小孩的相片,每個人的眼神都充滿了無助和需要愛的訊息。
 
這讓我連想到Match.com。這樣的連想似乎有些牽強,但那些將自己相片放在上頭的人,除了眼中沒有露出那些無助的神情之外,渴望有人來sponsor的感受是不是也和那些孩童相似呢?

Nov 2008, London, UK

沒長進

除了多了一張文憑,老了幾歲,生活工作感情還是一樣沒長進。


創作者介紹

不玩對不起自己

3B Penc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y Coffee Time
  • 這回的文字讓我有點驚喜,驚的是裡頭所摻雜的曾經些許灰色思想,喜的是你的勇敢面對與自我剖析!要如此真誠的面對自己的內心,這很不容易!而你辦到了!加油!你的明天會更好!

  • 這全是過去的文字了 拿出來看看過去的自己 感覺也蠻良好的
    我是個非常灰暗的人 寫遊記只是讓自己多一些陽光的一面
    算是旅行治療法的一種
    謝謝妳的鼓勵與打氣 為啥法國幫的台灣女人這麼可愛呢?!

    3B Pencil 於 2008/12/02 21:23 回覆

  • My Coffee Time
  • "為啥法國幫的台灣女人這麼可愛呢?!"

    為什麼你會這麼覺得呢???
    你的提問被反問了喔
    呵呵呵
  • 就很sweet呀 妳和Yoma都是

    3B Pencil 於 2008/12/05 02: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