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的四季分明,終於,我又撐過了嚴寒的秋冬,迎接春夏的來臨。



逐漸的,每年五月我都會輕輕哼唱:「春神來了誰知道,梅花黃鶯報到。」



這個周末,我追隨春神的腳布前往布魯克林的Botanic Garden,今天是Sakura Matsuri--cheery blossom festival。



從門口排隊的人群看來,痴痴等待春神的紐約客不只有我一位。



當我走進公園最中央表演處,美國櫻花樹下已擠滿成群的紐約客;有攜家帶眷的、有似乎處於熱戀中的情侶,當然,少不了我們一群這種小姑獨處來這閒話家常兼賞櫻的小女人們。



令我惋惜的事,我無緣欣賞到日本櫻花,只能看到日本櫻花瓣隨處掉落在樹下。



想輕問那滿地凋卸的櫻花辦是否也覺得可惜無法與我相遇,不過,從我在風中看到隨風起舞的櫻花雨和紐約客驚讚嘆的笑容,我確信當它已展出最美麗清麗的那一刻,櫻花辦的靈魂已得到最大的滿足了。

















創作者介紹

不玩對不起自己

3B Penc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