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十年後,又回到了米蘭,十年前在米蘭的記憶已經有些淡忘了,唯讀還存在我腦中是那仍然駐立於艷陽之中的米蘭大教堂。也許還對Barcelona的美景和交通便利性念念不忘,米蘭的地鐵立刻讓我覺得困惑,我無法找到英文的指標,又加上它們的出口指標令人頭腦混亂到不行,立刻讓我打了個D-的分數。米蘭大教堂在十年後還是一樣的雄偉, 唯一美中不足之處就是正面的教堂正在整修中。另一項存在的回憶,就是讓令人食指大動的ice cream。貪心的我一口氣買了二球,當時恨不得把所有在架上的ice cream全部嚐一遍。


誰說義大利男人熱情?我一直存在這個刻板印象,也許是又是另一種的conditioning. Italian man = passion. 我在義大利的四天,沒有感受到任何的熱情,到是義大利的陽光給我不少的溫暖。在這二天的短暫停留後,我想我不會再到米蘭了,一生中來了二次已經足夠了。






創作者介紹

不玩對不起自己

3B Penc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倫敦火星客
  • 我當時也猛吞口水呢!<img src="/htmlarea/emoticons/e-6.gif" />
  • ANY
  • <font color="#6600cc" size="2"><strong>那張照片害我流口水</strong></font>

    <hr>
    ANY 你可以延伸為 Anything, Anywhere, Anyone, Anybody, Anyway......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